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医妃难当:这个郎中不一样_ 第二百二十六章 你猜猜-

时间:2021-05-13 13:05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辞舟小说医妃难当:这个郎中不一样 第二百二十六章 你猜猜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所以这也是苏衍歌的担心之处,而对于她的这个观点和想法,大家也都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按照他们如今的权力直接逮捕阿赐审问,也不失为一种更省时省力的办法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遭到阿赐的反抗怎么办?他跟二夫人接触这么久,万一用二夫人要挟,他们又该如何?

    无论如何现在可以确定的是,二夫人是一个受害者,他们需要保护二夫人的安全,不能让她再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况且二夫人一定知道更多的内情,还指望她开口说出一切的真相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时候一定不能轻举妄动,按照苏衍歌的方法去办就好。

    “彦公子,明天让我同你一起去吧。”风褚九自然是不放心她跟凶手直接正面接触的,所以上前一步提议。

    “多谢将军好意,不过彦某心中已有人选,这件事情我相信明天也会有一个进展,诸位便不要过多为此忧心。”苏衍歌自然是拒绝了风褚九,因为她提前就跟陆之安说过,要带江尘渡一起去,而且风褚九的身份恐怕阿赐早已知晓。

    既然他知道了真实身份,那这个人就不能去了,他肯定会畏手畏脚。

    其实带江尘渡去也是有私心的,无论如何江尘都是祈天的太子,而现在种种线索展现出来,凶手跟祈天应该也有关系,但是对于他这个太子,是否知晓这件事情就不太好说了。

    虽然从最开始表现出来的是对江尘渡的陌生,但既然他会伪装成另一个人,那演技自然不能相信。

    而且就算他知道了江尘渡的身份,那江尘渡也是祈天的人。

    从某些角度来说,或许跟他是站在同一条线上的,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,说不定还能向江尘渡求情放他一马,这件事情还真是未知。

    不知道江尘渡是否会松口,或者是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但因为江尘渡是祈天的人,多多少少能让阿赐心里觉得跟他是一条线的人吧。

    苏衍歌这边低头思考着,而另一边谢青暨他们讨论的声音,也是引起她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今日已经联系了我的人,让他们尽快把这几年关于温府里发生过的大小事宜,资料能找出来的全部拿出来。

    这两日我也去问过他们一些情况,据说这温府的二夫人,这两年来几乎就没怎么出现过在外面了。

    今日也派了人,去找之前送回家中的温府下人,看看能不能从他们的嘴里问出些什么话来。

    而且这二夫人这两年几乎没出现在城中,属实有些蹊跷,她一直待在家里,是为何?

    我让他们着重调查,这几年二夫人亲自招进府里的丫鬟下人,他们先前来自何处,有什么样的背景。”

    谢青暨趁着空,看着陆之安说起这件事情来。

    谢青暨刚来温城的时候,就开始让玄阁的人去调查温家,如今苏衍歌说出几条线索以后,他也是再次吩咐他们去查温府新晋的一些丫鬟下人。

    可是温家产业不小,温大人为官多年,家底殷实。

    府里的下人也比较多,虽说有迹可循,但是数量庞大也需要耗费不少的时间,而且都是些小人物,要想再次翻出来调查是个不小的工程。

    所以谢青暨又把范围缩小了些,由二夫人亲自招进府里的下人,调查他们的背景。

    既然阿赏是二夫人的贴身丫鬟,并且目前推测她对二夫人忠心耿耿,那么就应该是二夫人自己安排的,因为这样她才能信得过,并且她是不是与那丫鬟有什么恩情在,所以才会让丫鬟如此死心塌地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范围确实缩小了,许多也就更好查了些,相信这两日就会有消息传过来,也更方便他们思考。

    “那这两日就等你的消息了,陈捕快去邻城调查柳月的事情,不知道如今进展如何。

    但是其实我已经觉得这件事的结果,好像在目前发生的事上作用开始逐渐变小。”

    陆之安听完他说的一番话,点了点头,接着又感慨了两句。

    他们推测出来凶手是阿赐伪装的,那么那死去的丫鬟一定是个替代,现在是谁都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并且想确定下来身份,是想顺势找出凶手的线索,但是凶手现在已经出现了,这件事情作用就已经不大了。

    无非能确定的就是柳月的父母一定是撒了谎的,至于他们为什么撒谎,应该是被凶手威胁,或者是被一些好处收买。

    “那个,王爷,你们就先聊着,我去找江公子说事情,安排一下明日该做的事。”苏衍歌听个七七八八心里有个大概,知道剩下的事有他们操心,就放心不少,于是找个理由离开。

    陆之安知道苏衍歌要去干什么,便没有阻拦,对她温和笑笑点头。

    而苏衍歌也是回应的点了下脑袋,又对着谢青暨他们示意了一下,便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到苏衍歌离去,风褚九也觉得跟他们呆在一起没什么好继续聊的,不如把这件事情禀报给黎大人,看他会有何安排,毕竟这是皇上钦点的,这种事情必须也要让大人知晓。

    所以风褚九也就找了个理由离开了,看到在场的只剩下昔日的好哥们,谢青暨跟常风皆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常风的眼神立刻就飘了几分,语气也是有些轻挑,凑近陆之安小声问道:

    “怎么只不过几个时辰没见,你跟彦公子的进展就这么大?”

    “…”知道他想的是什么,并且知道他想的也没错,可是陆之安觉得,这件事情暂时不能说的太明确,万一他们对阿彦说些什么,让他多想怎么办?

    虽然陆之安自己并不怕这些好友的眼光,甚至他还挺想让他们知道自己跟阿彦的关系。

    但是阿彦虽说对自己也有些意思,可毕竟能看得出他还是有些纠结的,自己也不能逼得太紧了不是?万一把这件事情告诉谢青暨他们,反而给了阿彦压力。

    所以陆之安也是勾了勾嘴角看着常风说了一句:

    “该想不该想的你全想了,所以你猜的对还是不对,再自己多琢磨琢磨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也没承认,却也没拒绝常风想的就是错误的,但是因为他并没有亲自承认,就算常风心里怀疑,那他也不好意思直接去问彦公子这件事。

    所以也只能让他心里痒着却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谢青暨虽说也看出他们二人的关系,还有举止有些亲密,但也不好妄自下结论,之安,虽说跟他们这么多年的好友,并且彼此之间也没有什么大秘密,可是之安的心思,他们向来都有些猜不太透。

    不过若之安真的有那种想法,他觉得自己居然也完全接受了他,并且还觉得只要他能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不过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?难道真的是友情变了质?

    谢青暨有些无奈的摇摇头,试图把这些奇怪的想法给甩开。

    苏衍歌自然是不知道自己走了以后,他们居然让话题跑偏了一些。

    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关于阿赐的事情,她需要赶快找到江尘渡,然后跟他说明这个情况,在说服他跟自己一起去,并且表达出自己想让他做什么。

    几个时辰前自己还跟江尘渡闹了一些小小的不愉快,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跟自己赌气。

    可是自己一去见江尘渡,他就让自己面对这种问题,虽然她已经明确表达过想法,可是江尘渡显然是不买账。

    苏衍歌自觉得自己做的问心无愧,可还是在敲门前有些心虚,犹豫了一下,手还未碰到房门,就听到里面传出来一句: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直接进来说吧。”

    看来他听到有人走到门前的声音了,于是苏衍歌放下了手,推门进去了。

    江尘渡此时正坐在房里的桌案前,右手端着一盏茶,看起来颇为悠闲。

    看到是苏衍歌推门进来的时候,眉头轻轻皱了皱,又很快舒展开。

    他似乎还是对苏衍歌之前的行为说话有些不满,不过终究是没说出半抱怨来,而是把目光移到别处,没好气的问了一句:

    “彦公子怎么又来了?”

    “咳…”毕竟是有求于人,可苏衍歌还是觉得有些难以启齿,搜索了一下,终于是回答道:

    “今日来呢,是有事想让你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彦公子无事不登三宝殿,若不是有求于我,怎么舍得踏进我的屋子里来呢?”

    江尘渡依旧未抬眼看她,眼睛落在手上的茶杯上,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变化,也听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听到他如此说,苏衍歌连忙赔了个笑脸,解释说道:

    “仍然是为着二夫人的事情,第一次去见夫人的时候便是你跟我一起,而明日我想再去询问他们一些事情,还是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见过那什么阿赐回来,你受的伤莫不是白受了,明日还要去以身犯险吗?

    他今日都已经怀疑你了,你还想问些什么话,你觉得他会告诉你吗?你又何必多此一举呢?”

    江尘渡想到先前苏衍歌跟自己说过的事情,心里不由得担忧起来,虽说语气还有些傲娇,但是言语间的关心却是听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阿赐让我接下来几日常去看二夫人的情况,所以这也不失为一种很好的机会!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