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大唐不良人_ 第一百七十八章 生与死-

时间:2021-05-28 19:04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庚新小说大唐不良人 第一百七十八章 生与死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午后的县衙,忙忙乱乱。

    杀人者手法之残忍酷烈,之凶狠,前所未见。

    令整个长安县衙都受到了巨大的震动。

    外出的县君裴行俭阴沉着一张脸赶回来。

    一般杀人案件是由县衙审理,但是这次的凶案性质十分恶劣,而且又是县衙内发生的,长安县已经不适合单独审办。

    事涉新罗使团的案子,大理寺的李思文接到消息,早早带着人赶来。

    一会刑部的人也会到。

    “从现场痕迹来看,邓建先是挣断了手脚的锁链,然后一脚踹开大门,就这样走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近正午,刚[书趣阁 quge.xyz]好拐子爷从外面回来,钱八指又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邓建先是对拐子爷出手,一伸手,就扣住拐子爷的喉咙,将他喉头捏碎,又用重手法,将颈骨折断。”

    “跟在拐子爷后面的南九郎反应过来,拔刀冲上来,被他夺了刀,又一脚将南九郎踢翻,同时顺手一刀,将拐子爷的头颅斩下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沈元从外面回来,替南九郎挡了一下,只怕南九郎也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击伤沈元后,邓建并没有多做停留,而是快速离开,路上又顺手斩杀两名不良人。刀就丢在路边。”

    整个事情都很清楚了。

    杵作已经对尸身进行勘验,现场也被积年的老不良,还有大理寺的人看过,确认无误。

    此时,记录案情的文书就放在县君裴行俭的案头。

    裴行俭双手揉着太阳穴,感觉自己头疼得像要裂开。

    他在长安县,已经待了几年了。

    原本过了今年,就可以评个上上,然后顺利高升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接连出状况。

    特别是这次,在县衙居然有不良人被杀,这个影响太坏了。

    简直是对大唐司法的公然挑衅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歹徒如此猖狂,如果当时是县君裴行俭在此,是否连县君的脑袋都要摘了去?

    “这个邓建,我不管他是什么来历,有什么本事,查,就算掘地三尺,也要把人给我找到。”裴行俭话里透出一丝杀气:“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”

    “不,要抓活的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李思文冷冷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刚将案件记录看完,随手往案头一压:“这个邓建,不是普通人,一个果子铺的老板,何以能击杀积年老不良?而且能从公廨中一路杀出去?”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立在公房里的几名不良帅。

    目光从陈敏、安文生脸上一晃而过,落在苏大为的脸上:“人是你抓的?此人什么来路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和新罗使团那件案子有关。”

    苏大为深吸了口气,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脑海中,仿佛还能看到拐子爷尸首分开的画面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的愤怒,自责,种种情绪,像是蚂蚁一样啃噬着内心。

    以致于苏大为的脑海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他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进县君的公房。

    直到听见李思文与自己说话,才勉力集中精神,回答对方。

    李思文看了其他两名不良帅一眼:“既然是那件案子,那就单独谈吧,这两位不良帅,先请回避一下。”

    毫不客气的将一脸郁闷的陈敏,和面无表情的安文生“请”出去后。

    他重新来到苏大为面前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苏大为整理了一下思绪,开口将如何抓到邓建审讯,并且伪装成邓建模样进入新罗使团,都细细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公房里三个人,裴行俭与李思文沉默了片刻,又几乎同时心有灵犀般看向对方。

    眼神交汇处,似有火花激溅。

    “好一条大鱼。”裴行俭两眼微眯:“如果不是苏大为机警,倒真要被这人瞒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潜伏着敌国秘谍。这是一个大案。”

    李思文眼神冰冷,看向苏大为:“如此说来,此次你非但无罪,反而有功。”

    “不,是我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苏大为苦涩的道:“如果我审讯邓建时再小心一点,又或者早点发现邓建的真实身份,拐子爷就不用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岂能尽如人意。”

    李思文沉吟着道:“现下最要紧的是继续追查下去,将这些不法之徒,一一绳之于法,如此,才是对逝者最大的安慰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李主薄提点,受教了。”苏大为向李思文拱手。

    裴行俭的脸色还是很难看。

    这次的事,受影响最大的就是他,最恨邓建的也是他。

    如果此案没有一个漂亮的结果,那么他做县君的生涯,将被画上重重的一笔污渍。

    这对他今后的仕途是极其不利的。

    “陈敏已经派人去果子铺那边搜捕邓建,若是……”裴行俭话没说完,便摇摇头,就算再傻的人也不会留在原来的地方,必然早已经转移了。

    “苏大为,这案子到这个地步,无论是于公于私,都必须办得漂漂亮亮,接下来,你有何想法?若是需要什么,只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李思文道。

    裴行俭将手按在案件记录上,缓缓的道:“长安县,需要抽调任何人手,都可以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县君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被别的影响,抓紧查案,我与李主薄还有事商议,你先去做事吧。”

    裴行俭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从县君的公廨走出时,苏大为抬头看了一下天。

    午后的阳光,依旧那么刺眼,令他不由眯了下眼睛。

    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了,

    几个时辰前,还和拐子爷他们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谁想到一眨眼间,竟然已经天人永隔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苏大为都没有完全接受这一切。

    死的人不是别人,是他信赖的长辈,是做了十几年的老不良。

    自从苏大为担任不良副帅以来,多亏了拐子爷里外张罗着,替苏大为扛起大部份繁琐事务。

    如今,这个关心苏大为的长辈,这个被苏大为倚重的左膀右臂,永远不可能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邓建不但杀了他,还残忍的斩去头颅……

    苏大为努力呼吸着,长长的几口呼吸后,才拖着沉重的脚步,向属于自己的不良人公廨走去。

    还有许多善后的事要处理,还有许多事要做,现在,还不是哀痛的时候。

    走进小院。

    比起往日,这里显得冷清了许多。

    拐子爷连同三名不良人的尸首,已经被大理寺那边搬走了。

    地上,残留有暗红色血渍。

    虽是冬日,仍不知从哪飞来了苍蝇,绕着地上凝固的血块飞舞着,发出嗡嗡叫声。

    南九郎如方才一样,跪在树下,一动不动,仿佛化作了石像。

    “阿弥。”

    钱八指缓缓走上来。

    “南九郎受到的刺激有点大,拐子爷和他住一个闾,生前一直在接济他们母子。”

    “接济?”

    “南九郎是家里的老大,下面还有两个妹妹,母亲是个寡妇,把他们拉扯大,很不容易。拐子爷一直暗中接济南九郎家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不良人的酬劳虽然比寻常的差役要高,但大多数不良人却没什么积蓄。

    这份刀头舔血的工作,招的大多都是恶少年,还有生活无着的江湖人,大家就算有几个钱,也都花完了,很少有剩下。

    拐子爷虽然做不良人比较久,但看他那穿着吃用,也是紧巴巴的样子。

    真想不到,他居然还会接济别人。

    钱八指继续道:“拐子爷他……不光接济南九郎家,闾中穷困的,父母亡故的,还有好几个孩子都是他在接济,他自己都快穷得揭不开锅了,还干这种事。

    你看他身上那件衣服,都穿了五六年了,补了破,破了又补,都舍不得添置新衣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钱八指声音有些哽咽,眼角隐见泪光:“阿弥,你说这人呐,这一辈子到底图个啥,像拐子爷这样……走得太亏了。”

    苏大为嘴里满是苦涩的滋味,他一句话也没说,只是将手搭在钱八指的肩膀上,用力抓紧。

    钱八指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:“真不知哪一天轮到我们,我算是看开了,这些年死的不良人太多了……早晚我也会轮到。”

    “八爷,有我在,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苏大为勉强冲他笑了笑,然后走向南九郎,在他身侧蹲下。

    “九郎,拐子爷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苏帅。”

    南九郎回头看向苏大为。

    他的眼里闪动着兴奋的光芒,一脸开心的笑道:“拐子爷没死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他告诉我了,他没死,他只是太累了,睡着了,过两天就醒。”

    南九郎激动的站起来,手舞足蹈的道:“拐子爷到时还要带我查案子,带我去抓那些恶人!”

    院子里,剩下的几个不良全都下意识看向南九郎,露出吃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九郎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糊涂了不成,拐子爷头都掉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闭嘴!”

    一向温和的南九郎扭头向说话的不良人,双眼赤红,厉声喊道:“拐子爷没死,他没死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记耳光,突然抽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