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_ 第371章 哭丧-

时间:2021-07-07 18:3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三观犹在小说在七扇门当差的日子 第371章 哭丧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雍王杀人了!

    被杀王爷的府兵见状,连忙拔剑,要杀雍王报仇,却见雍王身旁数十道黑影闪过,在这些人群中穿梭,不片刻,这些府兵尸首异处,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地上。在场的各位王爷,平日里养尊处优惯了的,哪里见过这种场面,场面有些骚乱起来。

    雍王阴笑道,都给老子闭嘴,惹毛了本王,下场就如靖王!

    说罢,雍王将手中拎着的一个匣子扔在地上,匣子摔开,却见靖王的头颅装在其中,为了防止腐烂,里面装满了石灰粉。其余众人见状,连忙噤声。这时,忽然听到有人道,雍王真是好手段,都是一家子亲戚,杀起来却一点也不含糊。

    一名五十来岁老者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,此人一身灰衣,身形瘦削,眼睛却炯炯有神,正笑眯眯望着雍王。雍王看着来者,肥胖的脸上,眉毛都快拧到一处了,问,你又是何人?

    灰衣老者道,现在的藩王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。

    雍王道,整个大明朝都是我们朱家的,就算要讲规矩,也是要讲我们的规矩,你这老家伙,竟然教训起本王来,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呵呵笑道,当年你爹还是雍王时,见到我也不会如此说话,免不得还要叫我一声先生。如今你与他比起来,戾气有余,才智有些不足啊。雍王问,你认识我爹?

    老者道,岂止是认识。当年我发表了一篇《论亲王府兵制度改革的必要性》这片文章时,你爹第一个响应,将府兵编制控制在三千以内,没想到你爹才死了几年,你又弄出这么多幺蛾子来,太让老夫失望了。

    雍王似乎想起了什么,试探问道,你可是姓宋?

    老者呵呵笑道,不错,老夫姓宋。

    雍王脚下忽然一软,差点没有跪倒在地,连忙用手撑住身旁的门柱,连说话也有些不利索了,道,这个,宋,大学士,其实,刚才我们都是在一起愉快的玩耍,可能您对我有些误会了。

    其他王爷见这老者自报姓氏,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,纷纷向后靠去,似乎一点也不愿意跟他接触,哪怕是靠近站着。

    张幼谦忽然低声道,我知道此人是谁了。

    我问,又是哪位?

    张幼谦说,此人便是二十年前大明朝内阁首辅、如今的顾命大臣宋思贤。当年曾因主张想削藩,深得先皇赏识,不过却得罪了几个王爷。八名藩王联合弹劾他,说他贪赃枉法,藐视皇帝,要求惩办此人。结果这八名王爷,三人腰斩,三人流放,还有两人被削为平民,这位主儿,可是十足的藩王杀手啊。

    我恍然大悟,原来此人便是如今在朝中主持大局宋思贤。此人我倒听过,极有手段,而且与秦三观关系密切,只是没料到我,他一个文弱书生,却让诸位藩王如此惧怕他,看来人的名,树的影,诚不我欺也。

    老者颇为满意的望了众人一眼,道,你们这些藩王,平日里离多聚少,如今既然来了,那就多亲近亲近。他话虽这么说,众人大气也不敢出一口,低头听训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老者见众人没人应答,便道,既然你们都不说,那就随我入城吧。说着,有人送上来一些粗麻衣,一人一条白绫带,有的藩王接过来,手抖得厉害,道,宋大人,我们还不想死啊。

    老者笑道,不过是一条绫带而已,让你们系在腰间的,不是让你们挂在树上的,怕什么怕?赶紧换好衣服,一个个排好队,今天是国丧日,还不随我进去给先皇的灵柩磕头?

    众人闻言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方才还趾高气昂的雍王,如今也温良恭顺,如小媳妇一般,老实换上了麻衣。其他人见状,也都磨磨蹭蹭的换衣服。老者见他们有些拖沓,对左右道,快些督促他们排队,谁要是最后一个弄完,就宰了,杀一个王爷祭天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麻溜的穿好衣服,由高到底站成了两队。宋思贤见状,命人打开永定门正门,准备行大跪之礼,前往皇宫。

    跟随来一直没有说话的李牧歌,忽然来到宋思贤身前,身鞠一躬道,宋大人。

    宋思贤打量着李牧歌道,我听谢士廷提到过你,对你赞赏有嘉。李牧歌脸上悲喜不惊,不过嘴角却上翘,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宋思贤又道,不过在金水桥拦驾献玉玺这件事,你做的很不地道。

    这件事是李牧歌官途上一个十分重要的时刻,几乎将他岌岌可危的仕途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,如今却被宋思贤批评,这让他脸上有些挂不住,口中却道,宋大人教训的极是。

    宋思贤冷笑道,就怕口中说教训的好,心中大抵还是不服气吧。

    李牧歌倒也不避讳,道,却有一些不服气。

    宋思贤道,金水桥献玺之事,从你的角度来说,既立下了不世之功,确实是一招妙棋,不过,你可知道,传国玉玺失踪之事,朝野之中知之甚少,你忽然来这么一出,无异于告诉天下,皇上的传国玉玺丢了,你说是不是有些莽撞了?你倒是立功了,却将天子家的脸面置于何处?

    李牧歌吓得冷汗淋漓,却也不再辩驳。

    宋思贤看到了武三郎,猛然一惊,眼睛在他身上打量了一番,喃喃道,眉宇之间依稀有臻妃的影子,倒也有几分神似。说着来到武三郎身前,道,走吧,随我进宫。

    武三郎竟没了主意,径自跟在了他身后。

    宋思贤环顾四周,又向我看了过来。我只觉得他眼神犀利,仿佛一眼就将人看穿似的,感觉全身如赤`裸一般,没有任何能瞒得住他东西。他道,如今天下形势危急,你不去东海助阵,却来这里作甚?

    我说,前辈,我未婚妻得了怪病,我来京城,想要找人。

    宋思贤倒也没有理会,道,也罢,既然来了,那便是天意如此。说着,他对众王爷喊道,进城吧。

    几十名藩王,身穿麻衣,腰系白绫,排成两排,穿过了永定门。

    宋思贤见众人沉默寡言,不悦道,都一个个闷葫芦似的,哭丧没见过嘛,都给我哭起来。众位王爷不敢不从,扯开嗓子,大声哭了起来,永定门大街上,喊声震天!

    这些藩王来自各地,哭丧起来,倒也各有特色,有口齿伶俐的,道:我的皇上啊,前不久诏见我时,还好好的,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啊,你走了我可怎么办啊!你这一走,我也不想活了啊。

    也有笨拙的,皇上!皇上!皇上死了啊!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